十一

沙雕文手,不趋炎附势,不团体主义者。
不强求也不奢望得到喜欢。
写文看心情,丧逼自我拯救计划。
叫我阿恬。
挺会在评论区口嗨的,但不怎么乐衷于聊天(怕说错话被打xi

“请你,不要活在回忆里。”


——嘲风弄月。

一个大纲

是意难平。题目暂定是相思苦。是白鹊。

“若非说那情爱跟个飞蛾投火身焦烂,我也乐意做那点灰散得嚣张些。”

这是一开始莫名其妙想好的一句。

打算年下,鹊哥是徐福后时期刻薄毒医,白哥是稚气未脱亦潇洒的少年郎。

没有花前月下,没有风清月朗,没有任何辞藻可以去形容他们之间的故事有多么的古怪又牵强。

我不是刀手,但预计是刀糖。

然后上头那句的下头概是鹊哥冷笑回的一声“果真是幼稚惯的你。”

是不是感觉很打情骂俏很刺激很酷?!!

但说是意难平自然是意难平,be还是be,刀还是刀。

目前暂定是李白一视。

也就是说,天道好轮回,苍天饶过谁。


他咋咋呼呼地咬了咬牙,腮帮子鼓得似极了要跟谁拼上一架,一对眼瞪得凶巴巴的,活似个小霸王。

只无奈秦缓就扑哧一声,提手往他那颊上捏,露出个笑脸来。

“李大白,你都多大了,还学别人耍赖呢。”

李白嘁了声,当做了答复的首儿。于是他愣是松怠了那副表情,幼稚得没型似的下了战书。

“我就没几岁呢!秦约人,你可给我等着瞧,下回我看你怎的治我。”

“好。”秦缓答,一副乖张样子。

——谁稀罕谁倒霉。

李白想,不由得偷在小本儿上几笔添了个“秦约人大猪头”一说。


——tbc


练笔。后续会有的,是俩小孩的脑洞。

追妻火葬场有。好人卡有。

李白太难了。


【雷安】骑士与公主与龙

沙雕童话。雷安。新人党费

很俗套的剧情走向,很古怪的脑洞安排。

要是你喜欢是我的最大的荣幸。

看前预警,真有点憨。


ooc属于我,他们属于彼此。


“你可以救走你的公主了,愚蠢的勇士。”


恶龙不满地嘟哝道,无可奈何地接受了第一百零八次失败的到来。于是他最后注视着骑士,齿列张合间吐出句似极了奚落的话语,将其视作了告别前言:


“——再见啦,赢了游戏输了人生的家伙。”



00.一个奇怪的故事梗概


骑士安迷修在与恶龙苦斗了九九八十一场斗地主后,终于获得了胜利。



01.讲故事的老龙


恶龙先生从小到大做的坏事连他自己都数不清。


这些年里他秉行着童话故事里反派该做的事,小到鼾声如雷闹得邻里睡眠不宁,大到与人类抢夺公主和财宝——看样 子是无恶不作,但事实证明很多时候办事没有技巧是永远不可能取得成功,就比如前者他得心应手,后者他重复了一百零七次,也没成功哪怕一回。


说到这,恶龙先生不自在地喷了喷气,厚厚的脸皮没有发红,但声音却无可置否低了起来。


当然,无数次的失败并不能打败一条好龙, 更何况他是个预备役恶龙,是好龙中的龙上龙,绝对对是个坚强的家伙。


于是龙先生开始了第一百零八次的行动。


好说歹说这天大地大无奇不有,那天恶龙先生兜圈似的没头脑乱逛,谁料正好碰上一个皇家聚会,别提是如其何的激动——对 此他未免打了个喷嚏,嗓子眼咕噜咕噜地冒声儿,就好像喝了人类泡泡水似的,险些没能站不住脚。但事实证明他的确没站住脚,俯冲飞了下去,趁躁乱抓走一位长得最耐看的直接一溜, 再其后回到他那山洞里。主人公恶龙先生便嘀嘀咕咕着回忆起他儿时看过的那本龙族传世宝典之《教你如何百分百抓公主妙招》,最后着实想不明便把人一丢,落在一边关着不管了。


临走前他唏嘘了一回还好这公主没有童话书里的长头发,也没能耐结绳爬出去,这个计划简直天衣无缝无可挑剔。只要他每天给公主提供那么些食物也不会饿死,这样他迟早会成为臭名昭著的恶龙,载入史册的那一号角儿!


恶龙先生就这样想着,乐得差点没崩住笑声。


可谁知道三天后来了个骑士,一身铁皮盔甲状貌呆头呆脑。但这令恶龙打了身激灵,凭借着恶龙与骑士之间的不共戴天之交,包括他祖祖辈辈传承下来的故事所知,他猜到这家伙铁定是主人公光环满点的那一类——毕竟恶龙先生因为抢公主这等恶行不知是被揍过多少回,再谈这家伙长得又好看,一看就不是什么咸鱼什么路人能有的颜值。


而一如既往的,骑士先生发表了这个类型的角色应有的话语。——尽管恶龙没听清——那家伙的声 音实在不够大,拘拘束束好像在参加什么上流聚会。这令他瘪了瘪嘴,想也没想就知道一定 是些奉劝他放回公主潜心做龙的好话。


于是恶龙先生骄矜地抬起下巴,愈发觉得自己威风凛凛凶恶逼人,半晌才张了嘴,一字一句答道:“想要救回公主,是得有代价的。”


02.满脸问号的骑士


骑士安迷修敢保证,他从没见过这样的套路。


虽说他十九年来可从没跟龙打过什么交道,一心投在骑土道上,但也适逢听说过那么些关于这个种族的传说。人类故事中的龙可从不会提条件,也不会慢条斯理地考虑那些有的没的。


于是他开始怀疑这条龙是否是新手上路。


但在于安迷修的个人立场,他并不能将这份质疑全盘道出,只好呃出声,礼貌性回话道:“请说。”


那个恶龙咕噜了一声,这一点要不是体型问题安迷修就险些把它当成了微娇的猫咪,如此来便发展成他看着龙等候答复,而那家伙则是卖关子似的仄歪了脑袋装是在考虑着什么。


“——斗地主吧,三局两胜,不准赖账。”


“什么? ”


安迷修在怀疑自己是否听错了。


他可从没有听说过什么叫斗地主,这跟这条龙为什么那么古怪是一样的让他感到新奇。


”一种东方的游戏而已,你没听说过也正常。但可惜你眼前的恶龙是个聪明绝顶知识渊博的家伙,怎么样,有没有很惊讶?害怕了吗?”龙揶揄地发问。


安迷修只能死马当活马医地应下,跟着那个旁然大物一并坐在了山洞口,拿起了不知从何而来的扑克牌,一脸茫然。


这不是故事该发展的方向啊,是他在做梦还是他跟这头龙一起在做梦?!


决斗即将开始了。双方都有那么些紧张。


“请等一下。”安迷修明显感觉到手心在冒汗,终于开口:“很抱歉,在下还是没弄清这个游戏到底怎么玩。”


龙没好气地哼了声,手上仍保持着发牌的动作:“就是三个人坐一桌, 轮流制地把牌都出完,谁先出完谁赢,懂了吗?”


骑士安迷修再次感到对此事的难以置信:“可是,我们只有两个人啊。”


恶龙嗤了一声,将手上分好的牌甩到安迷修眼前,这幅架势摆明了就是不惧失败。但非要说出牌定胜负的话——安迷修用不确定的目光投向他那少得可怜的牌数和对方那厚成一叠的纸牌——这要他怎么输?


“我当然知道,我喜欢这样玩。”恶龙生硬回复道,眼皮子耷拉着看不明情绪,,稍后才嘟哝一声:“快点开始!再磨磨蹭蹭你就别想看见你们公主了。”


于是骑士安迷修在似懂非懂的情况下获得了连续十场斗地主的胜利。



03.暴躁的恶龙


“现在总可以把公主还回来了吧?”骑士安迷修问道。


我们的主人公恶龙先生哼了一声,没打算承认失败来得太快。于是他心一横,耍了个赖皮。


“不行,一定是我状态不好的问题,要是我状态好起来,哼哼,你可比不过我哪怕一根手指头。”


“——对了,你叫什么名字来着骑士先生,总喊你喂好像也不太对头。我觉得你可以给我讲个故事,或者别的什么笑话八卦都行,这样我的状态就会变得很好,你也不希望跟一个不在状态的家伙挑战获得不光彩的胜利吧?”恶龙懒洋洋地发问,有些胡搅蛮缠的意思,顺便还道貌岸然地再次抬起了他的下巴。


骑土愣神了一阵,最后说:“我叫安迷修。……好吧,你想听些什么呢?”


“我想知道你跟公主什么关系,你为什么来救她,有钱赚吗?你们人类的公主不都是乐衷于嫁王子吗?她会看上你这个灰头土脸的骑士? "龙尖酸刻薄地发问,期间还寻思着待会一定要私藏些好牌以确保下一场的胜利。


“你说的也没错,公主是三王子的未婚妻。”骑土承认道,不卑不亢。


“好吧,我知道了,你在为别人做嫁衣。可怜的骑士啊,哦不,可怜的安迷修啊。”


龙感慨道。


——这真是一个人类份的俗套小说剧本


      04.被龙可怜的骑士


      骑土抽了抽嘴角,没能给出答复。


      好吧,安迷修承认,他的确在给他人做嫁衣,给他从小相处到大的三王子和他压根不认识的公主。


      要说他此次前来为公主简直无稽之谈,只是觉得不效要他所效忠的王子失掉颜面罢了。——尽管他跟三王子雷狮从来就没对过哪怕半点的头,两人从六岁起他跟这个比自己小了一岁的王子的相处之道说是融洽都算鬼扯。但说实在他仍然是觉得这场婚事让他着实硌得慌。没来由的那种。


只是骑士的本职是不该如此的,他知道,他奉守的骑士道也不该令他心生间隙,因而他孤身匹马前来拯救公主,为的就是让这场没办成功的订婚进行到底。


想到这,安迷修最后叹了口气,余的还嘀咕了声这条龙怎么就那么八卦。现在什么都不重要,只要把公主救回去,一切都可以过去了。他如是想,无伤大雅地微笑道:“你还想问些什么吗?”


“你有多喜欢公主?"龙问。


“在下跟公主仅仅几面之缘,你想多了。”安迷修提出抗议。

“哇哦,你们居然一见钟情。”


“……没有。”安迷修无力反驳道。


“真的没有吗?这不是口是心非吗?”龙不甘心地反问。


     “ 没有。”


05.龙觉得这个故事有点无聊


“好吧, 你不用说了,我听懂了。“龙说,他对于安迷修这个态度开始抱有不满,但隐约之间对于对方的心思叵测开始了质疑。


“要我说,如果你不乐意救你的公主可以直说,你不想要他们结婚对吗?”


安迷修闻言一顿, 冷冷地把直挂在腰间的佩剑指向了恶龙的脖子底下。毕竟兔子逼急了都会咬人,何况他一个上过战场的骑士。


“……在下希望你能停止恶意揣测。说了那么多,现在你总该找回状态了吧。”


龙深吸了一口气,眼睛恨恨地带着不甘的光:“好吧好吧,你不喜欢公主,你只是为了效忠你的国家,你是个合格的骑士。”也是个足够可怜的爱情牺牲品。


他再次拿起了卡牌,若无其事地分发起来,嗓子眼卡着些话没能说出口。


——人类可真是奇怪啊,喜欢着什么却不敢说,为什么?


怕没饭吃吗?还是怕说出来会被砍头拿走所有财产?龙疑惑地想。难道这些可笑的家伙就没想过改变枯燥的一切吗,固步自封和改变不都是一死吗?


好吧好吧,所幸他是个恶龙,未来的超级无敌第一大反派,才没必要去考虑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呢。


想着,他嗤了一声气,险些没偷笑出声。


但故事的结尾永远是邪不胜正,恶龙先生在第八十一场的斗地主失败后承认了自己的第一百零八次行动以失败告终。


他没精打采地随手指了指方向,瘪着嘴没打算再去考虑那个该死的三角恋有多么的可笑以及结局能否改变,孤零零地坐在他那堆宝贝珠宝上叹了一声气。


作为高尚的乐观的老龙,好吧,他该去想想这次完美行动为什么失败了,再总结总结,没准下次就能成功了呢?!


到最后,恶龙先生又提起了精神气,正当他兴致满满收拾残局时,不料见着安迷修在某张卡牌上留下的一句话。


“非常感谢。”


龙先生不满地嘁了一声。


  “——这回给你个机会英雄救美,要是那公主再对你没兴趣,下回我就不放水了。”


尽管这句话没有人在听。


06.最后的最后,骑士与”公主”


骑士安迷修费尽千辛万苦终于来到了恶龙先生所指的某个分支小山洞。


里边坐着不是他口中的公主,而是他的那位从小相处到大相看两相厌的三王子,雷狮。安迷修一时却分外觉得释怀,毕竟那条龙不靠谱这回事是从头到尾没差过哪怕一点。


“安迷修,你速度可真慢。”王子抱怨着。


“公主呢?”安迷修问道。


“所以你到现在才知道被抓来的人是我吗?”


07.一个无聊的后续


事后王子殿下与骑士先生终于离开了山洞。


“好了,现在我们该回去了,王子殿下。”


“好不容易出来一趟,你还想回去?”


“雷狮,就算你想离开王宫,也得回去看看你的未婚妻是吗,起码让一位女士伤心并不是一个王子所应做到的。”安迷修回呛道,他正在试图以语言劝诫雷狮,但貌似压根没有多少用处。


“未婚妻?你是指哪位?——安迷修,你什么时候又知道我哪里来了个未婚妻?”


雷狮慵懒地抬眼望向他,表情极其无知,但嘴角挂着的笑脸分明就彰示着这一切事情都是个局。


——好吧,该死,这就是个幌子。


08.没了,最后骑士先生为了除恶扬善,跟三王子在一起了。


什么?你问未婚妻?

恶龙先生支付宝已经到账了。不好意思,资本主义就是那么强。


—tbc


恶龙:什么,我到什么账,抓公主也赚钱的吗?!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第一次尝试这种体裁,且由于某些原因导致存在多数错字,希望能理解,感谢。


满脑子都是sariel抓着devil的手朝伤口呼气。

说着阿妹教他的那句“痛痛吹吹痛痛飞飞。”

这种不自知的温柔真的能要了我的命。


然后细观这对cp冷门到知道的人一只手可以数干净,甚至没有一个人写粮四舍五入就像私设的事实。

我难道又得自己动手丰衣足食吗?!

。是的,就是的,想吃的代价。


置顶

我是阿恬。

一个底端ooc文手,写东西看心情。

恬是恬不知耻的恬,大抵是希望能在行文方面大方一点而不是拘于小气,喜欢冷圈热圈看cp。

每一份喜欢都是我的荣幸之至,但不喜欢为了喜欢而改变自己的观念。希望理解。

文笔差劲,四字概括就是嘲风弄月。不会去描述一段神仙恋情,偏好精神恋爱。

关键词是白鹊雷安sd。不逆不拆其他的看眼缘。

跟我玩呀,我是社恐但沙雕选手,不时还会讲点相声那种(?)。

分张

      致一个我爱的人。

      删了长篇的人是我,封皮的人也是我,但我依旧爱着白鹊。这是一个不怎么值得吃糖份子看的小故事。

题目源自司马相如与卓文君的“宁同万死碎绮冀,不忍云间两分张。”

第一视角,按扁鹊的走。架空背景没有时代。有角色死亡因素,雷者致歉。

我是料不到李白会在这个时辰来的,一如既往的突兀且荒唐,踏碎了一地的月光。

抵是纸灯笼的光叫我突的认不明细他面上摆着是什的意思,才皱眉的功夫,便听到李白的声音响了起来。

他说。秦缓,要不要跟我走?

于是我看见他在笑,肆意放邝的样子,但那点挂在嘴边的笑意却平白地索然起来。

打实说,李白是我秦缓的故人,且若他仍牵系着儿时那点细枝末节,大抵我还能夸张一句称我为他的挚友。我与他是世交,家中干系甚好。只无奈李家富贾一方,而我们秦家则一日不比一日。自打幼时我便被父亲扳着习医弄药,他却是放荡不羁地个劲儿顽,别说是街头混混,就连是乡野恶霸也得斗上一番。

他那会可不是现今名扬天下的剑仙,顶多是个小混账脾气,嘴上挂着侠义情长江湖险恶,做的事倒没个正形儿。每每斗得鼻青脸肿不敢回家叫李家人看见,便托嘱我去扯谎,再躲在我房内耷拉着眼可怜得不行看我上药,呲牙咧嘴。

那时起我便唤他冤家,眉头紧锁跟解不开的结,他也会顺势瘪嘴来捏我腮帮子,眼神跟话本子里被始乱终弃的怨妇似的。

      他可会赖账,软着气喊我阿缓,就着年纪比我小上些便没个轻重。要说不提他牙牙学语那会儿把我的字咬成约人,也不提他打小到大做的那个什混账事儿,我还真能信了这家伙真是个如面皮子一般白净的富家公子哥。再其后是该有的赖不着,李家老爷终究是找来了家仆把这位大少爷给逮了回去,美名其日是打今儿起便让他习研诗书——而他倒是借机气走不少夫子先生。因此而之,李家夫人总算是看不得,亲临府上与我娘嘱上几曾,次日便把我也送进了书房。

那时我确实有那么些羡嫉李白的,比较起他这等含金汤匙长大的主我可不曾学过什么书,于多便是被父亲使去磨研那些个医书古籍。于是我那会儿对他没甚的好脾气,眯瞪着眼看他一打盹便弹他脑瓜崩儿。随后是从咬合齿列中细细吐出一句果真是不是冤家不聚头。

他一激灵,哎哟了一声便瘪嘴瞪我,最后半晌才似笑非笑地打量我,混账似的开口。

“我先前看来的冤家,可是爱极的反语,阿缓呀,你可真真口无遮拦。”

那时我可真真没想过如何叫爱极,单单想把这掇乖弄俏的家伙给揍个眼冒金星。

只无奈的是,我倒真没把这事儿办成。

再后来是一回李家家宴,邀了我爹娘去。可唯独是没我的份,说是叫我在家中本分跟师父认药材,去顽总是不好的。

我没能回绝,心里却涩得慌,耷拉眼皮子将师父所谓的当了耳边风,谁料他才叫我去屋外取药筐,我才从门槛踏出步子,便见着了李白。

——他灰头土脸地翻墙外出,没想到竟是翻到了我府上的院里来。

于是我见着他括弧嘴正欢说上些甚的,便坏脾气使的主扬声喊了声师父。

再后来他给送回李家,吃了几顿责骂与家法这事才算过去。那天晚我偷听爹娘私聊至此,悔肠都苦青了,咬着牙板险些没落下泪来。

但孩子的心总是宽厚些,次日他便活蹦乱跳地跟我问安,脸蛋上还带着些印子,却笑得没型儿。

那时我吞吞吐吐几句没说出句道歉,他亦没打算听我所谓的腹稿说辞。一来二去便以过往不究四字一概而论了去。只可惜后来我家中姨母重病,秦家便因此举家搬离了此地。我还没能给他留下哪怕半句的离别,便叫师父给牵着带走了。

自那往后,一切都些有些无地变了干净。

于是我再没能耐看他,泄气似的从牙缝漏出声来。

“你是知道答案的。”

他终究是走了,没再笑话我半句。

麻雀之城总是困不住他,而我除了呆在这维持生计别无他法。这点我与他分白是心知肚明,却又半点未曾拆开来讲。

我一直是不屑话本子里的所谓,但也只能承认里头的个什桥段是真真的恼人。比如相思苦,比如断袖之癖世所鄙弃,比如求之不得。

自那之后他也曾予我些鸿信传意,字里行间是我读不透的寓意。他说什么平生不会相思便害相思,我看不明白,他说什么海底月是天边月,我看不明白,他说什么宁同万死碎绮翼,我也是看不明白的。

于是我嘱托医馆前一位先生替 我拆解,他半响不给我回话,最后才嘴嘘出一口气,眼睛直直地望着我。

“扁鹊郎中的这位故友,大抵是想问您,相思是该或不该吧?”

他说得含蓄,却叫我到底明白,头一回打算发笑,嗓子眼却好比是梗上些什么的。

我听见我说,怎么能该呢。

后来李家为剑仙添了夫人,他死活不从,风尘仆仆跑到我这头来,似极了当年。

他说,阿缓,你当真是不要我了。

再后来我的医馆总算生意兴隆。

一日药童文姬趁机偷闲儿地问我,鹊大夫可知城中最近发生了一则大事。

如何?我问。

那个名扬江湖的剑仙呀,前不久为救下一个女儿家,中了毒,就在昨儿个,倔着不去从医,病死了。

-- -tbc

这个故事体现出作者思想是。其实我觉得糖吃太多对牙不好,我牙疼好久了。

鹊哥是真的不明白,不是因为他的缘故,是因为他打小都没学过这类。然后还有原本打算的长篇因为些缘故没心思再写就删了,很抱歉。

      我其实个人不喜欢甜到底的故事,也不会塑造一段很好的恋爱关系。如果你看着觉得喜欢,那就是我最大的荣幸了。

贻笑

复健糖。我流白鹊。


神医赶早便点上了烛,就着蒙蒙亮的天光打了个愣,直叫那料峭春寒给唤了个哆嗦,这才眼皮子耷拉着警醒那么些。

他不紧不慢地披上了件外衫,起身便往床沿的木椅走去,提起簿本一本正经皱上眉,打是明细着考究起来,期间伴着香火炉的味儿更是醒神,不由得一来回地余光往窗外抖去,转回来。

分白是在候着谁。

好说歹说这剑仙可从不是受拘吃老实本的货色一个,怎的长相厮守是半点学不来,说是没踏遍天下不足以圆心,携上一腔所谓侠心便当啷出了门,没再回头。

想到这,扁鹊没憋住叹了口气,顺自往本子上明明细细记上几个大字。

要说一并浪迹天涯这等说法摆在旁人还好——那对他而言可真真是羡煞不得。他扁鹊本就广遭通缉不说,就是照李白那股脾性也是耐不住一并同行的。因而扁鹊是压根没往这方方面想过,藉口摆着是不方便出游以及无趣,心里却是有些无由的担忧气儿积着不散。

所谓相思害人,真真是如此了。

扁鹊乏眼,没能耐就着空气说闷话,便吃气似的起身哐当一声没再去考究簿子缺漏点甚的,险些没撞上他那宝贝药筐子。

里头还有昨儿个晚时采的药材。


李白是给他寄予过那么些鸿书的,单单几笔书墨,不多叮嘱,亦不多杂乱无章的思念。

甚的“海边月是天边月”此类熟读于心的诗句叫这家伙写得是乐在其中,扁鹊对此不多评价,于多是吁一口卡在喉头的气,冷到牙根疼。

言而总之,剑仙此刻没法在谁眼前,说起这句混账话。

——tbc——

没了。

我最近脑洞枯竭了。…好奇怪。

四舍五入就是糖了。